新闻中心

我的工友和他的工作服

  • 文章来源:     发表时间:2017-11-26 09:32:22     浏览次数:15
  • 我的工友和他的工作服

    “一石激起千层浪,我心中好似这奔腾的黄浦江。。。。。。”村庄里的高音喇叭,传来京剧《海港》里高志昂的唱腔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穿着工作服匆匆地走着,他心中也是一阵阵波浪翻滚。王姑娘的话对他震动太大了,这几句话,如同在他和王姑娘之间划下了一道无法逾越的天河,他面临崩溃,几乎绝望了。

    “三转一响”,要花费一笔巨资,买骑着四大件儿要花五六百元,要结婚成家,还需置办几件家具,购买锅碗瓢盆之类,加起来少说也得八百元,就目前自己的工资收入,即便省吃俭用,也要过五六年才能攒齐。

    他参加工作再过两个月就满四年了,学徒三年,第一年每月发给生活费十八元,第二年二十元,第三年二十二元,第四年实习期,每月工资三十四元,两个月后转定为二级工,每月工资可涨到三十九块五角。

    妈妈是邯钢的退休工人,她的退休金是元工资的百分之七十,三十二元。

    他体格健壮,食肠也大。维修电工吃粮定量三十六斤,妈妈退休后粮食定量二十九斤。这些是远远不够吃的。妈妈从自由市场花高价买来粮食,再多搭配蔬菜,想方设法让他吃饱,这些年家中的收入全用在吃喝上了,积蓄几乎是零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可以说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,他体型超常,在商店里很难买到合身的衣服,工作服,绝缘鞋也要在厂里提前报号预定。他平时穿的衣服,都是妈妈亲手缝制的。他说,自己一个工人,每天上下班,家、工厂两点一线,不参加任何隆重场合,衣服保暖合身就行了。妈妈多次提出要给他做一身时兴的涤卡服装,他拒绝了。

    戴手表是年青人的体面,妈妈拿出钱来让他自己去买,他说家里有马蹄表,厂里有电钟,上班路上这段时间没必要看表,维修工戴手表干活也不方便,不买。还有一条理由他没说,那就是没有购物卷。

    他没有自行车,每天上下班都同大多数工人一样步行。走出他居住的大院门口到厂东门要用二十分钟,到分厂车间也差不多二十分钟,厂内的路被长年累月来往奔忙的重型卡车碾压的坑洼不平,撒落的料物碾成几寸厚的黑尘,有人戏说,“晴天是洋灰【扬灰】马路,下雨是水泥马路。”行人都靠边择处落脚行走。在这里骑自行车还不如步行呢。厂内很少有人骑自行车。小郑穿着工作服如果骑自行车,要绕道走北门,多行几里路,并不省时间。一百八十多斤的大小伙子,一般的自行车还真经不起。还不如甩开大步走的爽快。

    一辆飞鸽或凤凰自行车商店里的销售价全国统一,一百七十多元,而自由市场上买到二百多元。差价的原因是购物卷。

    他家也没有缝纫机,衣物都是妈妈手工缝制的,妈妈有一双巧手。从表面看小郑穿着工作服旳衣服针脚细密平整,不敢相信是手工活,掀起衣襟细看,立即发现与缝纫机的针脚不同,这是手工的倒钩针法。下摆和对襟的布边都折叠隐藏起来,接缝处也纤锁的很精致。欣赏到的人都禁不住赞扬。他的徒弟小王眨巴炸吧大眼睛说,“这是亲娘缝的啊!”

    妈妈说:“娘俩过日子,就这点针线活儿,有点时间就做了,用不着缝纫机。”

    蜜蜂牌缝纫机要一百四十多元,飞人牌的还要贵一些。当然,没有购物卷也买不回来。

    购物卷,这‘三转’都需要购物卷。社会生产能力低,产品供不应求,计划供应,每年发放的购物卷只占企事业单位在职人员的百分之五,经过层层把关,落到工人头上不过百分之一二。工友们都发扬风格,让给那些即将结婚的年青人,但每个人总不能连年沾这种便宜,所以,很少有人结婚靠正常渠道凑齐这‘三转’。

    购物卷也成了人们走后门。拉关系的媒介。

    ‘三转一响’中的‘一响’,也就是收音机,不需要购物卷。但指的是高档的电子管收音机,常见的《红灯牌》五灯收音机,分为‘大红灯’和‘小红灯’,‘大红灯’是上海产品,‘小红灯’是其它地方产品,当然,‘大红灯’要贵一些,价格在百元左右。

    虽说一些企事业单位已经配备了电视机,每天晚上供几十号人挤在一起观看。但收音机还没有进入一般家庭,市场上有大量的半导体收音机出售,价格大都四五十元。超过一般工人的月工资。

    各街区、工厂、乡村都装有高音喇叭。有线广播普及到户,家家装有线纸盆小喇叭。保证每个人都能同时听到党中央的声音。各地电台播送的内容基本相同,文艺节目也反复雷同,所以收音机对家庭和个人来讲,并不重要。

    但像《红灯牌》这样的高档收音机就不同了,作为结婚用的体面摆设物件,一只成为抢手货,偏偏它的产量很少,极为紧缺,往往还没摆上柜台,就被人从后门买走了。

    好多年青人一旦参加了工作,有了工资,就勒紧腰带拼命攒钱,为的是买一块手表,搞不到购物卷,买不到上海全钢手表,就买其他杂牌的,如《春蕾》《太行》,《宝石花》之类的。到结婚时都有手表了,这‘一转’就该换成了《三五》牌座钟,也是一件价格不菲的物件。

    更有甚者要大小罗马手表,价格翻上去几倍。

    章佰华讲到这里,停顿了一下来,接着讲道;

    从古至今,高昂的彩礼,阻断了多少好姻缘,留下诸多遗憾。组建一个家庭,置办应用的生活用品是必须的,也是检验对方生活能力和心意的手段,但事前应多了解对方,量力而行。组建家庭应当是双方结婚前后共同努力完成的,如一味强调一方,会造成误解,留下隐患。

    前天,咱们的‘小迷糊’,就是小魏兄弟,不知从哪里学来一首歌谣,唱起来合辙押韵,我给你们学学;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要的条件并不高哇,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辆飞鸽,一块儿罗马表,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料子衣服要十套哇,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尼龙袜子再来两麻包。

    这条件还不高哇!车子手表最少得五百元钱。十套料子衣服,够穿一辈子的啦!也穿不了一辈子,过个十年二十年不时兴了。怎么穿?二十多年前人们穿长袍戴礼帽,你现在穿带出来试试?

    最可气的是后一句,两麻包尼龙袜子,几千双,够一百人穿一辈子的,这些袜子值上万块钱,你一个月挣三十多块钱,从今儿起,不吃不喝,到退休也攒不够哇!

    闲言少叙,书归正传。

    要说小郑穿着工作服家中经济上不宽裕,没有人相信,娘俩过日子,儿子上班几年了,母亲有退休金,没有吃闲饭的,怎么能攒不下钱呢?就凭儿子饭量大,把家吃穷了?

    这件事小郑穿着工作服最清楚,我们不妨也参与其中估算一下,抛开小郑穿着工作服学徒三年及以前的生活不说,就说眼下,小郑穿着工作服在熟练实习期,工资三十四元,妈妈退休金三十二元,加起来共六十六元。邯郸市目前平均人生活费是十四元,这是指一般将定量供应的米面油及副食品买回的价格,必须的费用。小郑穿着工作服是电工粮食定量三十六斤,像他这样金刚似的汉子,一顿吃四两,两碗稀粥一个窝头,那怎么成呢?用他自己的话说,吃三份儿定量都不够。娘俩每月要增添五六十斤粮食,在自由市场,玉米四角六分钱一斤,小麦五角八分钱一斤,这项开支每月要二十五六元,还剩十来元。其他的生活用品还得用一些吧?还有烧煤、水电费呢?

    妈妈说,什么事都可以节省,唯独儿子生长期间的吃喝不能省,一旦受耽误,是永远补不回来的。

    在妈妈的心中儿子是连心肉,是一切,儿子的健康成长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。她精打细算,哪怕是粗食淡饭,也要仔细制作,让他吃饱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家经济拮据是个特例。如今一般中年工人月工资三十九元五角,夫妻双职工养活家中两三口人还是可以的。家庭中最大的开销是伙食费。虽说粮食定量都不富裕,老少搭配,即使要增添也不会差很多。住公产房,每月房租、水电费不过三四元钱,烧煤五六元钱。小孩上学,小学每学期学费一元钱,初中两元,高中两元五角。文革时期,大部分学校免除了学费。还有的学校组织学生到工厂学工劳动,报酬虽说很少,但足以补充教学费用和学生们的书本墨水费用。孩子们上学的经济负担较轻。疾病治疗都在本厂工人医院,在职人员医疗免费,家属也只收取部分费用。所以,一般家庭还过得去,要说攒钱就不容易了。

    像王姑娘这样的人可以说是当前在经济上最富裕的人了,大学毕业后分配了工作,定为国家干部级别,工资四十九元六角。一个女孩子在钢厂这样的环境里工作,衣着简朴,不追求化妆打扮,伙食费和日用品每月有二十元就够了,每年可积蓄三百元左右,她工作三年了,手表和半导体收音机早已置就。住集体宿舍,缝纫机和自行车用不着。她从不乱花钱,在她看来钱不是重要的事,把钱看得很淡。

    可今天,她在笑声中说出“三转一响,不要零件,不要废品”的话,是旁敲侧击的试探,还是无意的玩笑话。小郑穿着工作服没来得及仔细判断,作为讲故事的人,不敢妄加猜测,只是把事情的始末发展告诉大家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是不是被这句话打蒙了,要说‘三转一响’需要很多钱,是事实。他两个月后就长工资了,辛苦三四年就可以攒齐。如急用可以找亲友借吗?再说,结婚借钱,婚后夫妻一块儿还债很普遍嘛!

    在做座的哥们儿,有人想到了这个问题,我前面说过,‘他们娘俩过日子’,现在家中有妈妈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没有兄弟姐妹,‘不要零件’这一条他合乎标准。

    最可气的是‘不要废品’这句,他不能容忍,家里有妈妈,他的亲娘。这句话也是他不能逾越的鸿沟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是暮生子,父亲是革命烈士,解放前夕,参加了工人护厂队,为了保卫工厂,在同国民党特务的战斗中牺牲了,当时,妈妈怀他六个月,她强忍悲痛,办完父亲的后事,把奶奶从乡下接来,生下了小郑穿着工作服,用自己微薄的工资,抚养起一老一小。

    奶奶生病时,妈妈日夜守护,竭尽孝道。小郑穿着工作服十岁那年,奶奶去世了。

    妈妈从没有提过再嫁的话,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培养儿子长大成人上,她比别的妇女要多付出几倍的辛劳,在生活上她简朴的对自己极为苛刻,没用过化妆品,连续几年也不添加一件新衣裳。

    她没有上过学,五十年代,上过几年工人夜校,坚持不懈地努力学习。她识字不多,但深知文化知识在新社会的重要性,对儿子的学习格外关心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念高中时,文化大革命开始了,等他高中毕业,大部分高等院校已经停止了招生。妈妈也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。他望着过度操劳,体质虚弱的妈妈,毅然放弃了报考职业学校的意愿,选择了参加工作,减轻妈妈经济上的压力。当时正是知识青年下乡运动的高峰时期,妈妈只有他一个孩子,又是烈士的后代,下乡的命运没落到他头上。

    妈妈在邯钢上班近三十年了,父亲生前也是这里的工人,选择像邯钢投入工作申请书,很快就得到了批准。这是一个有着革命传统的老企业,很多干部是战争年代的革命者和军人。大家都熟悉的歌名样板戏《智取威虎山》,取材于小说《林海雪原》,这是真实的故事,小分队的队长少剑波代号‘二零三’首长,他的上级领导王政委‘三零一’首长,如今担任邯郸钢铁总厂的党委书记。这一代人非常珍重用鲜血凝结的革命友谊,对小郑穿着工作服这个革命烈士的后代更是关爱有加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走进工厂,接待他的是一位年近五旬的老干部,他和蔼地说:“小伙子,莫忙,到厂里各处看看,了解点儿情况,喜欢干什工作,再回来填写工种。”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找到了父亲的师兄,闫伯伯,作了他的记名徒弟,当一名维修电工。

    后来,经常有人说他糟蹋了一次绝好的机会。机关科室那么多好地方他不选,偏偏到又脏又累的车间;在钢铁厂里,电工并不是什么好工种,危险性大,活儿忙,蹬爬上高,又脏又累,吃粮定量最少。

    还有人说,凭他的身量,当一名起重工、炉前工可以吃五十四斤的定量,即便当一名维修钳工也可以吃到四十五斤,维修电工,三十六斤定量,对他来说太少了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选择当电工,跟着闫师傅,首先是子承父业,继承当年父亲的工作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说,自己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,但和转动运行的机器比起来,自己的力量显得太微不足道了。人们的智慧造就了这些机器,解放了大量的高强度体力劳动,代替人完成许多人力做不到的工作。这些能量来自与电力的驱动,电气的多能与神奇是他向往,有待开发的潜能引诱他探索,他喜欢这样的工作。

    他经常排除电气故障后,想起吴云铎在《把一切献给党》里的一段话,“用棉纱擦着手上的油污,听着机器恢复运转发出欢畅的轰鸣,心里非常舒畅和惬意。”

    都说电工是一项危险的工作,小郑穿着工作服经过几年的实践,并不认同。他觉得,学好电工原理,记熟线路图,了解线路分布情况,遵守操作规程,养成良好的操作手法,完成每一次工作都是顺理自然的。

    “车工紧,钳工松,吊儿郎当是电工。”这一句戏言,对烧结厂里的电工不太相符,这里的电工工作并不轻松。机械化的不断改进,岗位工人的劳动强度大为降低。而电工却不同,生产流水线日夜运转,恶劣的环境设备故障率高。要尽可能地排除故障恢复运行。时常进入一般人去不到的犄角旮旯,高空,地下道。冒着高温,烟尘,泥水,爬上爬下,有时还不得不扛着很重的零部件。这样的体力劳动,电工班的小伙子们,三十六斤定量没人吃的饱。

    他的徒弟小王说:“做吃粮定量的那个小子,跟电工有仇。”

    学徒三年,收入低,他想过,但能克服。低指标吃粮的困难还要持续过少年呢?

    厂内规定,学徒工学徒期间不得谈恋爱,虽不合法,但有一定道理,一是徒工没经济基础,二是技术工种都有一定的危险性,学习期间不得分心。小郑穿着工作服虽说已经学徒期满,也超过了法定结婚年龄,他没想过结婚成家,心理和经济条件都不具备。

    半年来,他和王姑娘在一起很幸福,对她从满了仰慕敬重,他的言谈话语,音容笑貌,一举一动都异常优美。和她在一起感觉生活美好充实,有强烈地永远在一起的愿望。十几次相会,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题,可从没有谈起过个人问题,不曾谈起和询问过双方的家庭情况。

    妈妈听说这件事后,几次询问他和王姑娘交往的情况,他都如实相告。妈妈每次听完后都说,以后有什么进展不要瞒她。

    今天,王姑娘的话对小郑穿着工作服长生了极大的震动,他家中有妈妈,妈妈是他的一切,是他的生命,他宁可舍去一切,舍去生命,也舍不得离开妈妈。

    想到要离开王姑娘,他的心一阵阵刀剜似得疼痛。

    他离开王姑娘后没有回家,在大街小巷茫无目的地走着。天渐渐黑了,不知不觉又走回了他们分别的田园小路上,王姑娘早已离去,劳作的社员们也已经收工了。他停住脚步,默默地站在那里。

    田园里悄无声息,钢厂里的噪声更响亮地传过来,将来我们还要回收这些噪音,不是吗?噪音是由机械和气体的震动产生的,这些都是在消耗能量啊!”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一阵心酸,他蹲下身,眼泪如泉水般地涌出来,他没有擦拭,让它尽情地流吧,反正这会儿也没人看见。

    难道这就是爱情?使人们舍生追求,至死不渝的爱情?他爱上了王姑娘!?

    王姑娘天生丽质,文雅博学,温柔大方,远见卓识,能和她共度一生是莫大的幸福。

    王姑娘这样的人注定一生幸福,他爱她祝愿一生幸福。

    霍地,一个念头闪过,自己能给王姑娘幸福吗?就算抛开自己有妈妈这一条不说,自己每天在高温烟尘里钻来钻去,一身身的臭汗,粗糙的双手永远洗不净的油污,再加上经济上的拮据。

    应该告诉王姑娘自己的处境,不能拖累她跟着受艰苦,应该疏远和她的联系,避免贻误她的青春和终生幸福。

    小郑穿着工作服心里敞亮多了,泪水不知何时已不再流。凉风吹来,脸颊上泪痕邹巴巴的,他搓了搓脸,站起身向四外望去,远远近近的灯光闪亮,一弯新月挂在西南天空。天很晚了,妈妈一定做好了晚饭等着他回家,不能让妈妈再为他担心了。

   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    二维码